云铝股份(000807.CN)

央企联名“抗议” 云铝股份被指破坏电力市场秩序

时间:20-05-23 08:47    来源:和讯

本报记者 王金龙西安报道

偏居云南一隅的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云铝股份(000807)(000807,股吧)”,000807.SZ),成了能源央企的“众矢之的”。

5月15日,由华能集团、大唐集团、国家能源集团等14家央企、地方国企子公司联合起草了一份《关于指导解决云铝破坏电力市场秩序有关问题的请示》(以下简称“请示文件”)的文件被媒体曝光之后,使得云南省电力交易市场引发外界关注。

在该份请示文件中,云铝股份被指“严重背离国家电力体制改革要求,不参与市场交易,长期游离于市场之外;不履行必要的义务,想缴纳多少电费就缴纳多少电费,从2019年起已累计欠缴电费多达20多亿元”。

对此,云铝股份方面向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,微博)》记者表示,公司已经关注到上述事宜,会在近期出一份相关的解释公告。另外,文件中的表述并非真实情况,公司不存在拖欠电费一说,更没有破坏电力交易市场秩序。

“事实上,此前媒体的报道不准确。”上述14家联名企业中的一位代表向记者表示,被媒体曝光的文件,只是在起草当中,并没有送达云南省相关职能部门,而且该文件只是一个请示文件,并非举报。

联名请示

上述请示文件一经媒体公布,就引发外界热议。

据悉,这份文件有14家企业参与,涉及华能集团、国家能源集团、大唐集团、国投集团、国家电投、中广核、华电集团、中国电建(601669,股吧)集团等公司,这些公司的业务均涉及风电、光伏等清洁能源领域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云铝股份前身系云南铝厂,始建于1970年,1998年改制成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,是云南冶金集团控股的国有重点企业。目前具备年产铝土矿250万吨、氧化铝160万吨、水电铝158万吨的生产能力。除此之外,该公司还涉及铝合金、炭素制品等行业,而这些业务均属于高耗能产业。据了解,云铝股份每年的电力消耗量超过800亿千万时。

上述14家企业联名请示文件指出,云铝股份严重背离国家电力体制改革要求,不参与市场交易,长期游离于市场之外;不履行必要的义务,想缴纳多少电费就缴纳多少电费,从2019年起已累计欠缴电费多达20多亿元。

同时,该文件还指出,云铝股份存量项目2020年超过160亿千瓦时电量尚未在交易系统备案,占全省交易电量近20%。

对此,云铝股份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,此前媒体曝出14家企业联合“举报”云铝股份中所指的问题并非真实情况。2019年,云铝股份已经完成审计,电费已经全部缴清;2020年因为年度协议还没有签好,云铝股份按照枯水期综合电价预交了电费,已经用的电费就是预交的电费,所以并不存在拖欠电费一说。另外,云铝股份所有的电量都是完全按照市场化交易的。

就请示文件中所指的问题,记者联系部分联名企业求证,但多家公司婉拒了记者采访。

“其实,这是一份请示文件,并非举报。那天我们只是将文件进行排版,随后就被媒体报道出去了。”涉事企业中的一位代表向记者表示,“文件并没有送到相关的部门。”对于云铝股份方面否认拖欠电费,该代表认为,各方有各方的说法,希望能和云铝股份方面进行沟通,而不是搞得彼此都很被动。

背后疑云

虽然14家企业的联名请示文件并未发出,但是从文件中的内容来看,似乎发电企业对云铝股份颇有怨言。

上述请示文件中明确指出,由于云铝股份无序用电,导致发电行业无法正常安排生产,超发电量无法正常结算甚至低价结算,仅新能源企业影响电费超2亿元,加剧经营压力。

同时,14家联名企业也提出了诉求。一是明确云铝股份存量项目2020年超160亿千瓦时电量处置机制;二是督促云铝股份尽快补缴欠费,完善欠缴电费处置机制。

请示文件还指出,建议按照公平、公正的处置原则,切实规避“先用电、后议价”带来的政策影响、交易风险,依据云南电力市场化交易方案对云铝股份1~5月用电量进行偏差结算;对1~5月因云铝股份无序用电引起的发电企业超发电量,按照当月月度市场平均电价结算,不再进行考核。督促云铝股份尽快与发电企业商签6~12月电量。

另外,结合前期政府主管部门工作要求,建议督促云铝股份5月底以前完成电费补缴工作,明确云铝股份欠缴电费约谈、考核、停电等必要的处置机制,严肃市场秩序。

“云铝股份其实就是一个用电大户,耗电成本与公司效益息息相关,在符合相关政策的情况下,谁的电便宜就用谁的电,这个无可厚非。”云南某电力交易公司负责人张强告诉记者,14家企业均有清洁能源业务,按照云南清洁能源电力市场化交易规则,枯水和贫水期是可以交易的,就是每年1~5月、11~12月,这些公司也可以进行交易;而云铝股份用电的时间更多的是在汛期,之所以会出现联合“举报”,有可能是因为这10多家企业想抬高价格,利益最大化。

“2019年就有一些售电企业相互联合,对电价进行商议,使得2020年的上网侧的电价比2019年涨了超过10%。”张强表示,云南省河流比较多,山体落差很大,有很多水电站,有一些大企业与这些电站达成默契,将其电量进行收购,满足市场用户的用电需求,从而将自己的电量留下来,等到枯水期能够以较高的价格再卖出去。

但是2020年,由于疫情影响,前半年的用电量极少,所以留下来的电就成了超发电量,而超发电量的交易规则是按照0.8倍进行考核的,这时候交易电价就低了。比如,平常枯水期的交易价格是0.24元/度,如果按照超发电量考核来结算,每度电就不到0.20元,这就给那些留有电量的企业造成了损失。

另外,据张强透露,云铝股份作为云南省的重点企业,政府在引进时曾经给予政策支持,尤其是在电价方面,曾经约定有优惠价格。因此,云铝股份有多种选择,如果市场化交易价格低,就通过市场化进行电量交易;如果市场化交易价格高,云铝股份也可选择按照政府当时的承诺价格进行交易。

“目前,云南省职能部门已经将14家发电企业以及云铝股份等相关单位邀请在一起,进行了交流,但是还没有结果。”张强认为,14家发电企业所提出的请示,可能不会全部满足,因为满足了一方的要求,必定会伤害另一方的利益。

“按照电力交易规则,发电企业是将电通过电力交易中心或售电公司进行交易,而用电客户也是通过电力交易中心或者售电公司购电,发电企业并不直接和用电客户直接结算,所以说发电企业‘举报’用电大户值得深思,况且还是14家企业联名。”有电力行业人士认为,电改的实质是通过核定输配电价,将利润转移到售电侧和用电侧,引入售电公司,增加售电的市场化竞争,最终将利润转移到用户侧,以此来降低用电成本,因此,目前售电新市场中,用户是核心。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看全文